生观、死观,细读细解彝族《指路经》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6-05 16:02作者:李海燕来源:快资讯

彝族人民用自己古老的文字记录下了数以万计的彝文典籍,《指路经》是其中较有影响力、较为经典的典籍,是彝族祭司毕摩在逝者葬礼上为亡灵指路时念诵的经书。但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有机会走进它。今日君今日想带你耐心地读一读其中的文字,解一解文字背后彝族对生死的理解。

《指路经》

彝族支系较多,语言、文字、服饰、生产生活习俗等方面也存在一定差异,但各地的《指路经》内容和形式却保持着高度一致。均反映出各地松散迁徙和“六祖分支”迁徙历史,句式以五言为主,使用修辞丰富,念诵琅琅上口。

研究关注《指路经》的学者很多,从最早的法国学者保禄·维亚尔翻译《指路经》到彝族学者罗文笔和丁文江先生共同翻译彝文《指路经》,再到彝学专家马学良先生、彝族学者罗希乌谷和著名毕摩金国库合译《指路经》等。但学者更多关注的是彝族先民的迁徙史,较少人关注《指路经》本身。

其实,《指路经》本身的价值也很值得研究关注。在毕摩庄严而抑扬顿挫的唱诵声中,对逝者的敬仰与尊重油然而生;在庄重的丧葬礼仪中,逝者生前的种种事迹如潮水般涌现;在众人轻声的哭泣声中,逝者生前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这一切都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永恒。

在毕摩的吟诵声中,生命似乎是永恒的

1

对逝者的惜别之情

《指路经》一开场就道出了对逝者依依不舍之情:“离别阳世的亡者哟,夏朔(彝语音译,古代君王名)离不开奴仆,火镰却要离水源,你与家人要离别。逝者离别了居住的房屋,离别了起居的床铺,离别了生前的伙伴,离别了舅舅家,离别了女婿家,离别了姑表亲,离别了创下的基业……”

彝族人家中发生重大事情,要喊来亲朋好友、邻居乃至全村的人帮忙,左邻右舍人也会不请自来,是一种习惯。这在《指路经》中有描写:“朝东喊舅家,朝西喊女婿,朝南喊近亲,朝北喊远亲。全部人都来吊念,来者泪不止,哭声撕心肺,劝哭声不止,满场似雀噪。”

逝者离别前,不想他忘记家中的一切,所以途中有一棵思念树,叫逝者记得亲朋好友以及生前的一切:“坐在床头边,见到了床尾,站在床尾处,见到了寝室门,站在寝室门,看到堂屋心,站在堂屋心,见到了牛厩,站到牛厩旁,见到了厩中牛。忆起往世事,依依难分舍,不禁泪流满面。”但又安慰逝者道:“不必难过思人间,该得的已得到,该享受的已享受,今生今世无遗憾。”

为逝者得到安心,不再牵挂世间万事万物,在归祖途中还有一棵忘情树。嘱咐逝者忘记过去的事情,别再伤心留恋,安心地往祖先居住的地方前行。

彝族的葬礼,亲朋好友都会来参加

2

对逝者生前的赞美

逝者在人们心中是最美最能干的,如今的离别,使人忆起了逝者诸多的美好,并由衷地赞美逝者的出生与成长。

先是赞美逝者的出生。“还没有出生,最早你还在上天,后来化为露一滴,落到大地人世间。来到世间,在母亲腹中的时候天神龙阿爷守护你,天神奶奶依祖嫫负责让你长成人模样,助产姥姥把你捡起,慈祥的妈妈帮你洗干净,再把你严严裹起。母亲让你睡在木床上,而自己却睡在潮湿的地方,有什么危险她来挡着,让你无忧安然睡到天亮。父亲把你抱在怀里,让你看见了天空、大地、太阳、月亮、星星和云彩,让你听到了风雨声,给你取了姓名。”

滇南彝族的传统葬礼

再以时间线为主,梳理逝者的一生,赞美他的成长。“一个月你牙牙学语;三个月会对人微笑;六个月会自己翻身子;九个月自己会爬行;一周岁开始蹒跚走路;三岁就能满地跑;六岁能放牛牧马,十岁耕田种地,十五岁盘头束发,穿红戴绿;二十余岁到了嫁娶年龄,二十五岁开始生儿育女;三十岁已经有家业;三十五岁开始为儿女定亲;四十岁披披毡和穿鞋;四十五岁已经有隔辈人;五十岁家业兴旺,丰衣足食;五十五岁开始准备办丧事;六十岁可以使唤奴婢了;六十五岁骑马代步的年龄;七十岁穿绸披缎;七十五岁黑发变白发;八十岁满口牙齿都变黄;八十五岁病魔缠身;九十岁时寿命快要完了。希望你长命百岁,但愿望难以实现,就像山上的老松树,枝头叶子慢慢在枯萎,生命渐渐走到了尽头。你的寿命已用完,在此你不要再贪心,不要再留恋,逝者您安心地走吧!”

《指路经》表达出对逝者一生辛勤劳作的肯定,也赞扬了他美满的一生。

《指路经》(彝族阿细人祭祀词)

3

对逝者的关心与叮嘱

在去与祖先相聚的路上,困难重重,活着的人们担心逝者遭受危险、挨冻受寒、饱受饥饿,所以一路鼓励逝者勇敢去面对,给予逝者勇气和信心,一再叮嘱逝者:“儿女祭献的披毡,请你一定要披上;女儿送来的祭饭,请你一定要吃下;女儿送来的祭酒,请你一定要喝下;女儿送来的祭肉,请你一定也吃下。在途中遇到火烧,碰到酷热烈日,大雨滂沱,瑟瑟秋风,寒风冽冽,满天飘雪要用羊皮挡着;遇到大毛虫不要害怕,用羊皮遮住身体就过去了;看见白狗精在前面挡路就把祭肉扔给它;公鸡精挡路也不怕,抓把红米撒地上,你就顺利过去了;路遇陡坡难行时,金杖就是你的坐骑;路遇河水难行时,金杖就是你的路桥;路遇豺狼虎豹时,金杖就是打虎棒。”

祭祀队伍

最后叮嘱逝者:“到‘罗西塔甸’(音译,地名)长着一棵多依树的地方,请你歇歇脚,饱饱吃上一顿饭,好好品尝带来的米饭、腊肉和米酒;来到‘梅里依尺泉’(音译,地名)一定要喝三口水。带上祭奠的牲畜,领着女奴和男仆,赶着牛羊和猪鸡,快快踏上归祖路。”

4

对逝者由衷的祝福

假如不再为人,要变成什么?《指路经》里提到,“假如真要变,愿逝者变成苍蝇而不要变成老虎。老虎住岩洞,为了猎物一夜翻三山,一世多辛苦;而苍蝇不用自己劳动就可以得到食物。假如真要变,莫变成雄鹰,而要变成猫儿。雄鹰一生孤独地在高空飞翔,独自守着空山;猫儿一生与人共用餐,一生多享福。假如真要变,莫变成驮牛,而要变成杜鹃。驮牛白天山间行,天黑才能回家,夜里吃草料,一天驮到晚,一世多辛苦;而杜鹃是春之鸟,每年开春才开啼。”

虽然说希望变成的东西是懒惰的,甚至是为人们所唾弃的,但在《指路经》中却用强烈的对比,表达对亲人无限的爱意。

祭祀队伍

逝者纵然万般不舍,但生死两隔,逝者终还是得忘却生前的事情,无忧地在安乐世界生活。因此,《指路经》在最后描述了祖界的美好。“打开阴间的大门,四方明亮亮,八方亮堂堂,大地亮晶晶。这里有长生不老药和弃病药;这里百花烂漫,夕阳红满天;这里田地纵横交错、房屋明亮洁净、牛羊满山坡、鸡鸭成群嬉戏;这里有位娄蛾女,前面等着你,她可做你伴,她可做你侣。历经艰辛,回来祖先居住的美好地方,安息吧,逝者!”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友情链接:彝族社区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