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彝族毕摩的葬礼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11-03 15:26作者:比曲邱明来源:当诗歌变老的时候

一个毕摩的葬礼


◎虎日


虎日,是阿知的死日,


这一天,山谷在叹息,


我是失去了一个"毕摩",


我失去了山谷里的一只鹰,


我失去的何止是一只鹰么!


还有无数首大地的歌谣,


还有千千万万种古老的象征,


千千万万场如期主持的仪式,


在最为漫长的虎日中失声,或者终结。


◎命宫


在他死去前不久,


遥远的莫木普古,


他的母亲降临其身旁,


虎日,阿知命宫的轮回刚好到他母亲的手腕上,


就像时针和分针刚好重叠,


其实,毕摩们早已知道阿知虎日要走。


◎头帕


九十九尺长的绫罗绸缎,


在阿知的头上,


永远向西绕去,


成为一个青黑色的头帕,


他戴着头帕和民族符号行走在天的边缘,


但愿他去另一个彝人的乐园时,


先祖轻易地认出他来并接受他为真正的彝人之子。


◎送魂队


在他灵魂最安详的时刻,


九个勇士在火塘的下方,


用最美妙的旋律,


走过四季,


走过每一个通往莫木普古的白色的路,


直到最后的歌声中,


勇士们唱响极为不舍的生死别离之歌,


正如他们站在人间与天堂之间的分界线上,


让他一个人走,或许他会流连忘返着漫游天际。


◎咒语


曾经我的阿知,


是新疆棉花地里的招魂者,


是乌鲁木齐城里的咒魔王,


在他父亲传授的咒经和神灵护身下,


他黑色的舌头。


他在这样依旧弱肉强食,身份和颜色的蔑视下,


活着,


他尽管用咒语保护着最后的尊严,


怀有一颗敢于侵入狼群心脏的黑色雄心,


在杀气腾腾的黑夜里,他却是恐惧的反面。


◎经书


看着阿知慈祥的脸庞,


我多想在内心的火热中开启冷气,


可他所有经书的眼瞳已开始湿润,


他每一个经文正逃过屋内的墙顶,


他的神龛、他的神笠、他的竹签,


他的祈福之语从此中断了,


他的咒敌经从此失去了法令声……


不觉,我的心已结满冰。


◎看见


我在时空中看见他的年华,


他在用金光的竹笔刻写着经文,


一声声童年时教我的毕的声音,


越来越清脆,越来越凄凉,


不觉,我已泪流成河。


◎哭的歌


每一首,


来自内心世界的最忧伤的歌,


也是善意的诗词,


女人们幽灵般的哭声,


陈述着他的一生,


她们哭的情感如此浓烈,


山岚何为不感动呢!


土地何为不流泪呢!


◎手机


他的情人在牢狱里,


情人曾来过电,


他流了不少泪水,


扛着重病却说他还好……


看着他深邃的眼睛,


他是多么地不想死,


他期盼着情人的二次来电,


他一定是期盼到最后的天日。


事到如今,


在这场关于他的火葬中,


我最该把他的手机放入他的胸膛里,


燃烧吧!手机,


燃烧吧!爱情。


◎骨头


曾经他是这片土地里的黑色骨头,


正如千百年来的民间格言所说:


"上是尼子勒杰家,下是比曲阿佴家"


他是比曲阿佴子萨惹,


他的骨头与大山之间,


大山与石头之间,


石头与彝人之间,


石头的尊严,其实是一种正义,


石头里的骨头,其实是一种奉献与爱的力量。


只可惜,他现在的骨头已在时间的火焰里……


◎火葬


在屋后山的一角,


阿知变成青烟随风飘扬,


青蓝色的烟犹如九十九张蓝色的披毡,


一张又一张地飞入湛蓝的天空中。


留在大地上的,


在木炭中,我把他的骨头选在手心里,


灰白色的,放入白布里,


四棵荆棘和九块白石


护卫好的房屋,尘土柔净,


好让他有个温暖舒适的家。


◎死后变


在他常为别人之死翻开的《死秋》经书里,


诉说出他是五月五日前失魂,


诉说出他会变成神龙,


我深信他会变成神龙,


因为神龙就是神灵,


而他一直是神灵的主人,


从未离开,就像从未离开人世间。


比曲邱明BBUR

2018 10 20



友情链接:彝族社区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