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的史诗——彝族“六祖分支”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5-06 14:07作者:卞伯泽来源:会泽佰事通

微信图片_20170806103240.png

 天地洪荒,接连数月的倾盆大雨淹没了农田村庄、畜群房舍、森林山冈,眼前的一座座高山顷刻间也被淹没,只露出尖尖的山顶。

远古的彝族先民不可能解释这突如其来的自然现象,认为犯了天地神灵,于是便向四处逃窜。

  彝族父系始祖堵阿青的第三九十六代孙阿普笃慕(因彝语汉译的关系,有多种写法:笃慕俄、笃慕、仲牟由)出现在四窜的人群面前。这位彝家汉子,身材魁伟,目光坚定,他召集四散的人群,带领大家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峰,来到高高的洛尼山,暂避洪水。

洪水消退后,阿普笃慕在洛尼山主持祭祀,在血与火、肃穆与神秘的盛大的祭祀中,由他的六个儿子“武、乍、糯、恒、布、默”分别率领六支人群,向不同的方向迁徙。

六祖的后代,当他们找到气候温暖、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就定居下来,开垦经营。经数代人的繁衍发展后,又祭祀分支,就这样,六祖的后代越分越多,几乎遍布云、贵、川、桂四省区,绵亘至今。

以上这段文字,是根据《西南彝志》、《六祖魂光辉》、《夷僰榷濮》、《笃慕源流》、《六祖史诗)等彝文经典所记载的关于彝族六祖分支的共同情节得出的。

一、一个东方的创世神话

彝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彝文的典籍记载了它的创世神话在彝族的创世神话里,天地还在混沌之中时,产生了清气和浊气,然后形成了影和形。后来,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清气上升在天变成男的希慕遮,浊气下降在地生成女的希堵佐,二人共为人类的始祖。接着,一个叫史慕魁的人发明了火,一个叫哺额克的人知道了农耕和畜牧的方法。这时,天地已经形成,昼夜已经明显,清浊二气继续不断相交,人类出现了,笃慕的始祖白博耿、天君、地臣、无数的神也诞生了,人类繁衍,山林茂盛,兽类向四方扩展。希慕遮的第二十九代孙娄珠武有12个孩子,其中11个都因所居住的地方野兽太多,搬到了临水的地方。只有武洛撮一个人留着。天神策耿直为了武洛撮把美丽的尚未出嫁的三女儿许配给他。笃慕之祖白博耿根据天神賜给他的经典定了结婚日。武洛撮与天神的三女儿结婚后,过了三年都没有后代,于是,白博耿带领二人祭祀祖先,一年过后生了第一个孩子,两年过后生了第二个孩子,三年过后第三个孩子诞生了。这第三个孩子就是阿普笃慕。

在阿普笃慕的时代,天神策耿苴要灭绝人类鸟兽,发动洪水。策耿苴派额勺先住江头,以后转到四方,挖了十二座大山填了八条深谷,直抵江尾,只留中央一条山脉给阿普笃慕住在上面。天神向阿普笃慕说,满了十天十夜后,你可以通过这条山脉往洛尼白去住。哪知道没等到十天十夜,只过了七天七夜以后,阿普笃慕牵了自己的马,赶了自己的羊,就往洛尼白去了。洪水退去以后,只有他一个人活着,七个太阳和五个月亮照射大地,使地上的树木都干枯了,只有马桑树没有枯死。只身一人的阿普笃慕在山中开垦。天神策耿苴派了三位使者,让阿普笃慕在“拜谷楷嘎”参加歌舞。他的舞蹈及笙的演奏极为精彩,天神当时就决定把他的三个女儿嫁给他,三位天女每人都生了两个孩子,这就是彝族史上有名的六祖。不知过了多少时日、阿普笃慕面对消退的洪水,毅然决定将六个儿子派往不同的地方,去寻求生存的空间,于是,在洛尼白上演了彝族历史上一场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大戏”,谱写了一曲创世纪的史诗。

二、洛尼山,一个民族由此获得新生

彝族传说中的创世神话,象征性地叙述了天、地、人及万物的起源,带有这个游耕民族很大的审美性。但在彝文的经典中,阿普笃慕到洛尼山暂避洪水,进行的六祖分支,确是真实的历史事件。据彝族史专家研究,彝族这一民族,起源于云南的滇东北,后一个支系迁到蜀地,因蜀地遭受洪水,阿普笃慕又南下返回原祖先的发祥地进行六祖分支。“六祖是古蜀国彝人南下后在云南的回家、叠加和重合,其根本仍在云南”。彝族由何地迁到云南滇东北暂避洪水,目前尚有从蜀地或从滇池迁往两种说法。根据彝文经典,彝族的始祖希慕遮到阿普笃慕共三十一代。其中,从希慕遮到密乍轨,一共六代,《西南彝志》称“创建君基业"。从希堵佐到投乍蚩,共五代,“创建王基业”。其后到阿普笃慕时,已三十一代,《西南彝志》记载说:“笃慕俄之时,大地的四方,地被开光了,洪水泛滥,人全被淹没。”古彝经《勒俄特衣》中有“蜀地洪泛”,其深及峨眉山顶,只露山巅的记载。

为避洪水,彝族先民在部落酋长的带领下,从宜宾进入云贵高原(一说为今四川西昌)在洛尼山举行盛大的祭祀分支仪式后,各自迁徙。阿普笃慕从蜀地迁往云贵高原时有三个妻子,每个妻子有两个儿子,分别为,第一妻痴以姑吐,其子为武(穆阿怯)乍(穆阿姑);第二妻嫩以米冬,其子为糯(穆阿赛)、恒(穆阿卧);第三妻尼额(颖)咪补,其子为布(穆克克)、默(穆齐齐)。

当时,由阿普笃慕在洛尼山举行隆重盛大的分支仪式后,他的六个儿子均向不同的地方迁徙,根据彝文经典,迁徙的路线为:

武部,即穆阿怯,六祖之长子,分支后,迁徙到今昆明城西边,到了六世武额克向外扩土,故云“武家地域宽,上至罗志更,中部赛夺吐,下至赛洪松”。此后,武之后裔又进行分支,向四方迁徙,扩展到湖南、湖北一带。

乍部,即穆阿姑,六祖之次子,势力在六祖中最强,分支后迁徙到昆明以南、以西一带,后扩疆拓土,直至今越南、老挝缅甸一带。到乍部第十代时,在苍山洱海边开辟建起8个城池,立9个大部落建立其政治制度,强大于保山、大理一带。

武、乍之后裔,遍及今云南大部分地区,占据着彝人的大本营,“从滇北东川、会泽、至滇中昆明、陆良、石林、曲靖、楚雄等地至滇南红河、个旧等地皆为武、乍所占”。

糯部,即穆阿赛,六祖之三子,先住佐雅纪堵电,后辗转迁徙,传至十二代时,向外扩张,迁到威宁一带。一支迁往嫩姑城(成都),其后裔曲涅渡过金沙江,占据凉山大部分地区,控制了整个金沙江南岸。

恒部,即穆阿卧,六祖第四子,恒部彝经又称古侯,迁入凉山后,经过第二次分迁,遍布滇东北部,后从昭通迁出,直至乐山、雅安一带。另一支占据滇东北、黔西北赤水河以南地区。另有一支以昭通为中心,居住于昭通、毕节等地,成为后世的“乌蒙部”。

布部,即穆克克,六祖第五子,分支后,向滇东、黔西北迁徙和发展。传到第七代阿德布时,势力强大,后裔以“德布”称雄于世,以宣威为中心,占领了黔西北毕节、遵义等地,后又从南面扩张,今沾益、东南的普安、北面的威宁均为其领地。到第九世体妥糯所生三子,势力强大,今黔西南、广西百色等地族均为此支系。

默部,即穆齐齐,六祖第六子。据《西南彝志》记载,从穆齐齐开始到清初,一共传了七十代,其中传至第十代列阿默时,其势强大,后简称为默部。列阿默传至默阿德,默阿德又传至德阿施时,强夺豪取,到德阿施十二世裔乌所必时,继承祖业,以古东川为中心,厉兵秣马,向外扩张,向武部进攻继后攻下昆明。德阿施的后裔后来发展为东川阿歹土司、镇雄芒部土司、贵州水西土司及普安土司四大著名土司。

彝族在洛尼山进行的六祖分支,彝文经典均有记载,只不过大同小异而已,唯人名、地名因从彝语翻译各异,如阿普笃慕就有笃慕俄、仲牟由、祝明、笃慕吾、六祖、阿普杜牧等称谓及写法。有的学者还认为,笃慕俄即是古代汉文记载的蜀王杜宇。另外,有关六祖分支的时间和地点,争议很大,各位专家事出有据,各执一端,至今尚未有一个较为统一的说法。

有关六祖分支及阿普笃慕在“拜谷楷嘎”娶亲的情况,彝族的典籍《物始纪略》第二集“歌场的起源”及《彝族源流》均有记载和描述,只不过是后来的人把处于洪荒时代的阿普笃慕所举行的六祖分支这一重要的史实化为神话的朦胧回忆,进行幻想性的描述了。

在彝族史诗《物始纪略》中“歌场的起源”是这样写的:

辟贝谷山坳,举祖设歌场,天人会地人,希略星少女,柴确星少男,做一对对歌;青云雾少女,花斑虎少男,做一对对歌;白脸鹤少女,青顶鹃少男,做一对对歌。左日宫里的,沽赛尼的女儿,叫尼颖咪彼,像白脸鹤飞;右月宫里的,能赛能的女儿

叫能颖靡朵,像灰鹰展翅;星宫中的, 布赛啻的女儿,叫啻颖武吐,像鸟样飞翔,降临歌场中。天人地人相会在歌场。野人舞歌帕獐子吹芦笙,狐狸围歌场,三圣兴礼俗,举祖巡视歌场,是像这样的。

“辟贝谷”据说在云南古东川|境内,阿普笃慕就是在蜀地遭洪水后,来到洛尼白的辟贝谷设歌场,此地,即文前所说的“拜谷楷嘎”。阿普笃慕以对歌求偶的方式得到了天君的三个女儿。上文所引是阿普笃慕设歌场的热闹场面,充满了神话般的色彩。

在《彝族源流》中,同样也记载了设天地歌场人神共舞的热烈场面:

点歌定曲, 由三圣定夺, 贝谷肯嘎, 他们来到后, 天地设歌场,已行了歌礼, 十六的夜晚,歌场人团圆,神人拉尼尼,在高天飞翔,像伟岸的鹤。神人拉陀陀,在遍地飞着,像杜鹃英姿。奏一曲芦笙,俄素吹芦笙,野人舞歌帕,飞人凑篝火。獐子打火把,住洛吐衣的,希略尼姑娘,……先祖笃米俄,舞三遍歌帕,奏三遍芦笙,舞笙鸽叩头,他如此舞着。……鸟样飞得快,三尼君之女,来到了歌场,本是看热闹。额够葛说合,索勒易做媒,嫁给笃米俄,……三人未婚妻,三女子同时,嫁给了笃米,六祖三母亲,成美满姻缘。

文中的“贝谷肯嘎”即前文的“辟贝谷”,“笃米俄”即阿普笃慕。当时,洪灾吞没了许多彝族先民,故阿普笃慕兴歌场以求偶的方式繁衍种族是可信的,只不过后人在记叙这一事件时,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罢了。在六祖分支的贝谷肯嘎,人与神,兽与人,日月星辰,飞禽鸟兽,天神与凡人,天堂与人间,神话与现实,交汇于彝族神话中的“伊甸园”。



友情链接: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