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的族源与社会变迁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5-02 12:46作者:铁名 来源:罗婺部

考古学和人类学的研究都表明,云南的“元谋人的后裔随着采集、渔猎等生存活动的开展,以某种群体组织向四面八方迁移。往北:跨过长江,进入黄河流域,成为部分中国人之祖先;再往北,成为爱斯基摩人的祖先;有的通过白令海峡,进入美洲。往南:即为后来的“百越”民族。往东、西:成为今东、西亚各民族的祖先,日本人的先民就是“元谋人”往东、西迁移去的。

而世居云南的彝族系元谋人直系后裔,他们世代生息繁衍于长江上游金沙江流域为中心的云贵川地区。“康滇古陆是一块安定的绿洲,就是它不曾受地球板块运动所带来的沧海桑田的变故,万年前的大洪水也不曾让他遭到重大损失……也不曾发生灭绝人类的瘟疫。这些客观条件成了元谋人后裔得以生生不息的有力保障。

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中的“夷”是指西南少数民族,事实上,“夷”就是指“彝”,而其中的滇、蜀、叟、髳、微、巴、卢、彭、濮、邛、楚、夜郎均属于西南夷之后裔,为同族同宗,同一古文化体系。有很多学者认为彝族是氐羌后裔,但此种说法有误:


其一,春秋战国前,黄河流域的羌族势力占有很大优势,但与之并列的长江流域则以彝(夷)系统民族则占有主导地位。秦汉之后,“黄河文明”以汉族为代表,“长江文明”以彝族系统民族为代表,形成中国南、北两大发展主流,后来汉族逐渐走向强势,而彝族趋于败退——形成东部、北方汉领风骚,南方彝占鳌头,其他弱小民族夹杂其中之势。

其二,彝人在南方强势的春秋战国时期,隅居西北青藏高原(今青海、宁夏、甘肃)的羌族等部族,部分进入中原,成为汉民族祖先之一(翦伯赞《秦汉史》详载,北京大学出版社)。

其三,羌人南侵时,与当时的土著彝族人发生征战,“羌人首领阿巴白构率部南侵时,与茂汶地区土著彝人戈基相战,戈基人非常强悍、勇猛,羌兵不敌,在危急之时,天神阿爸木比塔托梦羌人用百石打,可胜;托梦戈基人用麻秆打,可胜。次日交战,依梦羌胜。羌人南侵后,其子孙分为三支:一支为越雟羌,属汉代越雟郡;一支为广汉羌,在广汉郡之西北,称白马种;一支为武都羌,在今甘肃西与南,称参狼种。

其四,彝族划分方位,以日出为东,日落为西,水头为北,水尾为南,纵观中国地图,惟西南彝区水系呈南北分布。由此可证,彝族古先民世居于此。其五,彝族谱系皆父子联名,已有300多代,而每代的系年为25年,故,单父系制就已有7500年的历史;而羌人南侵仅在2000年左右。当然,我们也不否认,羌与彝虽自古独立存在,但文化却多有交流;再后来,南侵的羌人也有与当地彝族通婚的。

而滇、蜀、叟、髳、微、巴、卢、彭、濮、邛、楚、夜郎均属于“夷”的民族系统。试举几例:“濮”,是秦汉前世居西南的一个庞大族群,与彝同源于元谋人,但发展却迟于彝,而后又融入彝,成为今彝人祖先之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历史上,彝人往往凌驾于濮、巴、氐、叟等,视他们为不开窍、愚笨之民。“巴”其实包含了“宜”、“卢”、“鄂”、“莫”等,它们均属于彝族部落,汉文史籍称此地域为“巴”。巴人的祖先是《西南彝志》所记武洛撮入巴蜀平原之后裔,汉书记译为“武落钟”。“蜀”是指秦汉之前的古蜀,而非三国之蜀,“巴蜀广汉本南夷,秦并以为郡。”(《汉书·地理志》)蜀甲骨文的头为“纵目人”,身为“虫”,此为外彝之意。广汉三星堆出土文化遗物“大石墓”(古石棺葬文化重要代表文物)经考古学家鉴定为西汉的“邛都夷”。


“华夏儿女”与“炎黄子孙”之解。


何谓“华夏”?“华”,系古代秦岭之称,秦岭称“华山”,岭南称“华阳”,因南而阳。“华人”即为秦岭南、北之人。秦岭是中国南北地理的分界线。“夏”为中国的第一个王朝,有二解:一指禹,即夏禹,据考证,“禹兴于西羌”+(《史记·六国年表》);一指“汉”,古彝人称汉为“夏”,今川滇黔部分彝区仍沿用,称汉为“夏”与“华”。“华夏”合称,后泛指中国,其源由此;“华夏儿女”、“华夏大地”、“华夏文化”均源于此。故华夏不是特指中原,而是源于夏禹,“禹兴于羌”,而此羌为夷——夏时羌未南侵,仍在今西北宁夏、青海,羌秦汉之后始往南侵,当时蜀西冉駹为彝地,“戈基人”(古彝人)部族,今临成都、茂汶不远的乐山峨边、马边、雅安石棉、汉源,大小凉山戈基夷裔分布甚广,汉字异写为“果基”、“沽基”等。“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为鲧,鲧之父曰帝顼颛,顼颛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顼颛之孙也。”(司马迁《史记·夏本纪》)黄帝将其二子青阳、昌意降居江水(金沙江)、若水(雅砻江),昌意娶蜀山氏女,生高阳(顼颛)。他们都在彝族聚居区,即今四川凉山和云南楚雄二州。

考古学家一直认为夏朝存有的古文《仓颉书》和《夏禹书》为原始人最古老的文字符号,直至1996年才研究发现,它们并不是原始人最古老的文字符号,而是古彝文祭文。其直译为:“一妖来始,界转鸦杈,祭神青脑,祸小马念。帅五除扫,幡斋解果,过鼠还魂。”意为一群妖魔刚来到,树上乌鸦满天飞;割青宰羊祭山神,念经消灾骑马归;五位经师施法术,做斋完毕魂幡回;消灭鼠精魂归位。《夏禹书》则不单单是古彝文,也不是纯甲骨文,而是两种文字混合,记述聂人(夷人)生活习俗。直译为:“生地聂(夷)子,留皮齐芚,新尚往还。”意为荒野聂(夷)人,到了春天,欣尚往来。

“炎黄子孙”的概念早于“华夏儿女”,后演义为中国人、中华民族等概念和称法。而“炎”即炎帝;“黄”即黄帝,他们都是太昊伏羲氏的后代。太昊伏羲氏距今约6000年前生于渭水中游的天水(今甘肃南部),其后裔东迁定居并建立政权于古陈仓(今鸡宝)。以炎帝神农氏和黄帝轩辕氏称谓载入历史典籍的各有8代,最早的炎帝神农氏和黄帝轩辕氏为亲兄弟。那么,太昊伏羲氏从何而来?著名彝族学家刘尧汉先生从伏羲阴阳八卦、虎腾图、葫芦崇拜、太极、十月历等历史文化特征,揭示了华夏文化与古彝文化的血缘关系。他在《中国文明探源》、《文明中国十月太阳历》、《彝族天文学史》等丛书中阐明了伏羲源于古彝人,其后炎、黄、禹、周文王、秦始皇与古彝人有血缘关系。而这些所述历史,均在近年文字考古得到了印证。汉文的历史,追溯到3000多年的甲骨文就无迹可寻了;而近年的考古发现,广大中原地区9000—5000年的古人类遗址中有古彝文,甘肃大地湾有距今7000多年的陶符,均为彝文,这与伏羲氏已有彝文,彝文始于280代前之彝文献记载相符,证明当时古彝文已广泛使用于炎黄大地。

远古彝人生长于长江中上游,子孙散遍长江流域,继而把长江文明带入中原,走向世界,在中原得以兴旺发达。只因各部族之间、各民族之间相互征战不已,自然灾害频繁,最终,适者生存,弱者淘汰,缩居西南,固守失落的文明。在笃慕居于署之前(洪水之前)共有96代,彝族记族谱均为父子联名,如同链环,环环相扣,可以连成数十代甚至上百代,这种父子联名法彝族称之为“谱牒”。具体如下:堵阿青—阿青俄—俄起元—起元柱—柱阿得—阿得松—松更保—更保秋—秋本来—本来立—立阿苴—苴期顺—期顺弄—弄苴肯—肯阿达—阿达期—期阿色—阿色保—保阿琴—阿琴维—维起胜—起胜者—者力苴—力苴青—青阿夫—阿夫额—额坦子—坦子松—松麻者—麻者荣—荣阿勒—阿勒引—引莫俄—莫俄松—松阿理—阿理子—子尼荣—尼荣尾—尾阿更—阿更那—那阿林—阿林咪—咪苴莫—苴莫朵—朵兴罗—兴罗云—罗云得—得阿柱—阿柱者—者苴色—苴色子—子俄松—俄松兴—兴阿勒—阿勒斗—斗木林—木林磨—磨基过—过桑子—桑子俄—俄阿育—阿育僰—僰苴氐—氐蒙苴—蒙苴眉--苴眉契(希慕遮)—契堵佐—佐道古—古朱诗—诗嘎立—立嘎咪—咪乍拐—乍拐作—作嘎且—且嘎宗—宗嘎贤—贤嘎已—已迫勒—迫勒道—道孟尼—孟尼赤—赤嘎索—索嘎德—德喜所—喜所朵—朵碧额—碧额堵—堵洗显—洗显陀—陀阿大—大阿武—阿武补—补朱勒—朱勒武—武洛撮—撮朱笃—笃阿慕(阿普笃慕)此时署地洪水泛滥,“署地洪泛,云:其深及峨眉山顶,只露山颠。”《勒峨特衣》笃慕举族迁往彝人的发源地——云南,从宜宾进入云贵高原,之后再进入云南昆明附近。

笃慕有三妻,每妻生二子,共有六子,具体分支如下:第一妻痴以姑土,所生儿子为慕阿怯(武部分支)、慕阿枯(乍部分支),后迁往昆明以南、以西、滇中及缅甸、越南等地;第二妻嫩以米冬,所生儿子为慕阿赛(糯部分支)、慕阿卧(恒部分支),后迁往白穆苦山谷、昭通、凉山、宜宾、泸州、乐山等地;第三妻尼以弥布,所生儿子为慕克克(布部分支)、慕齐齐(默部分支),后迁往实以奴铺、贵州、广西等地。如此,笃慕第一次把六个儿子分别迁往不同的方向,彝族史称“六祖分支”。所要说明的是“六祖分支”并不完全代表彝族的先祖,因为在笃慕迁往云南之前,在他老家同样有土著彝族支流,尤其是“濮彝”,只是在历史上,笃慕支系有着最重要的地位,正如以上提到的:他们最早产生礼仪、典章制度,并且后来成为彝族部落的首领,在彝族的形成和发展中起了关键的作用。所以,他们理所当然地成了彝族当中的贵族,族谱的记载也同样以六祖分支为主线。



友情链接: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