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涧彝族哑神节 打歌打到天亮 跳舞跳得狂野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8-04-07 16:26来源:云南网

每年的农历二月初八,南涧县一个名叫“盖瓦洒”的神秘小村子,总会迎来一年一度的神秘节日——哑神节。今年的农历二月初八,阳历是3月24日。一早从县城出发,来到南涧县公郎镇新合村委会盖瓦洒村时,村中道路两旁早已是车水马龙,有远房亲戚,有外来嘉宾,有摄影爱好者……大团聚、大狂欢闹热了这个藏在深山的彝族小村落。

哑神节的由来

关于哑神节的由来,这里是有说法的。传说很久以前,盖瓦洒村附近曾有个名叫阿须落的村庄,村民衣食富足,民风淳朴,可是村民生出的孩子多为聋哑人。于是村里请道士来看风水,道士看后,说此地有哑巴神在作祟,必须通过跳哑巴舞的方式敬、送哑巴神,才能避免村妇生育哑巴孩子的现象。于是,每年农历二月初八,阿须落村都会举行哑神节,把鬼怪驱逐出村,以祈求村民在新的一年里清吉平安。

然而,跳哑巴舞没能避免阿须落村所有的灾难。200多年前的一天,一场瘟疫给阿须落村带来了灭顶的灾难——短短数天,阿须落村村民家破人亡。阿须落村消亡后,相邻的盖瓦洒相继出生了一些聋哑人。经道士指点才知,原来阿须落的哑巴神已经转移到盖瓦洒村兴风作浪了,盖瓦洒村民只好沿袭阿须落村举行哑神节的习俗,并传承至今。

家家户户迎宾待客

现今的盖瓦洒村,有102户村民,所住房屋由茅草房演变为砖混平顶房。日子越过越红火的盖瓦洒村民,每年的农历二月初八,全村家家户户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按照节日习俗,哑神节头几天,出嫁或在外的儿女、亲朋好友都会被主人提前邀约回家,吃上一顿丰盛的佳肴,茶饭间,嘘寒问暖、尽聊家常。作为远道而来的游客朋友们,倘若行走在盖瓦洒村的小道上,你会发现家家户户大门敞开,热情、好客的村民会用夹杂彝族腔调的汉话邀你到家中闲坐、吃饭。透过大门,可以看到他们杀鸡煮肉的忙碌身影。

家家户户忙着迎宾待客,那么,哑神节的活动由谁来料理呢?过去,每年的哑神节由一户人家作为会头进行轮流操办,时过境迁,现今的哑神节已经演变为每年6户人家作为会头共同进行组织操办。他们得在二月初七这天中午1点左右,组织进行卜卦,确定哑神节当晚的“哑神”人选,还要祭祀掌管地脉、五谷杂粮之神——密枯。据村里的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备受村民尊敬的哑神节长老施兆兴介绍,“哑神”人选是有讲究的,身体好、能跳会跳是关键,前提是当年家里还必须没有亡故、怀孕之人。

万事俱备后,大约下午2点,随着四村八寨、县里县外宾客的陆续进村,哑神节正式进入“节日议程”。离村子门坊不远的路上,村民们早已用刺草把大路“栅”好,把客人们善意地“拦截”在外。身着节日盛装的男女们,各代表主客一方,用清脆高昂的歌喉,你一段我一段,摆出一副“过五关斩六将”的架势。原来,这就是哑神节必不可少的第一环节——栅大路。可以这样理解,山歌对唱是节日的“入场券”,想进村过哑神节并不是一件“随意”的事情,必须对上几段调子,对赢了才可以进村,输了只能原路返回。这样的习俗,让初到这里的客人感觉到了新鲜。

栅大路结束后,随着刺耳的鼓钗乐声,龙灯队舞起长龙,用浓浓的热情欢迎四方宾客进村。走进村子门坊,节日的气氛愈发浓烈。哑神节长老怀抱雄鸡,在村口的山神塑像前进行祭祀,祈求山神保佑全村风调雨顺、六畜兴旺。随后,长老将怀中的雄鸡在粗壮的大榕树下宰杀,滴血结束祭祀。到了下午4点,宾客们受邀到村民家中做客,品味彝家人特有的由腊肉、萝卜条、干板菜等烹制而成的美味佳肴。

晚饭后,村民们会相互邀约,赶往哑神堂前的广场。不到1小时的功夫,广场上人潮涌动,围着篝火,村民们开始上演因“人、歌、笑、汗、灰、喜”而远近闻名、独步天下的“盖瓦洒二月八打歌”表演。据说在这里打歌的人能做到:从入场开始到天亮山歌小调不断,从入场开始到鸡叫三遍都笑声不停,从起步狂热到腹中空空都热汗如注,从“三跺脚”开始到“扫脚”收歌飞起的黄灰如雾,从头年“对歌定终身”到今年“背着娃娃来打歌”的狂欢境地。

哑神以freestyle神秘登场

从去年开始,哑神节上的“哑神”增加至9位。在“哑神”出来之前,会头邀请哪些村民作“哑神”,他们在哪里化妆等等都是严格保密的。

晚上9点后,上身赤膊,胸前画一红色祥瑞麒麟或老虎,下遮麻线,手执白色木叉或木棍、木刀、拐棍笛,足蹬草鞋的“哑神”,和两只身披红、绿毯子的“孔雀”,在长老“哑巴神来喽——”的吼声提示下风驰电掣般地冲进打歌场,在没有音乐的伴奏下,“哑神”们跳起了动作粗犷、夸张的“哑神之舞”。

此时,早已水泄不通的广场“飘”来一阵阵急促的尖叫声,场内打歌者瞬间躲避、疏散,人潮开始忽远忽近地移动。直到看清了“哑神”跳起友好的召唤动作时,才迅速围拢“哑神”同舞共欢。

“哑神”们还会随身携带着一种特殊的“武器”——猪油拌锅烟子。拉到中意的舞伴,他们会强行把锅烟子抹到舞伴身上。这一系列看似野蛮的动作,有些让人费解。施兆兴解释道:“舞场上,哑神拉到谁,谁也不用生气,这是‘哑神’中意、眷顾、尊敬远方客人的一种原汁原味的表达方式,没有恶意,反倒可以帮你驱邪。”

“哑神”们在打歌场上和哑神堂前活动将近20多分钟,便在长老的暗示下撤离打歌场,挨家挨户地去帮助家中不顺的村民祈福,祈求家人平安、福运来。

记者 秦蒙琳 通讯员 康亚娟 适志宏 摄影报道


友情链接: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