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寻甸六哨彝族戈濮支系“拖媳妇”习俗的由来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7-04-20 16:07作者:普瑞卿 来源:彝新网

云南寻甸六哨彝族戈濮支系“拖媳妇”习俗的由来    
  云南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六哨地区是彝族戈濮支系世代居住的地方,根据寻甸地区彝族毕摩经及彝族古歌传唱的内容来看,该地区还是普渡河流域早期的奴隶制行政中心,悠久的历史必然孕育着丰富的文化。生活在这里的彝族先辈们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超强的记忆力,用口传和说唱的形式把宝贵的彝族文学和传统的习俗传承了下来,沿袭至今,让现在的人们能看到彝族许多优秀传统的习俗文化

  彝族戈濮人纯朴善良,热情好客,保留着彝族的传统习俗和生活习惯,他们独特的婚姻习俗,除了传统上的明媒正娶外,还一直流传着一种名为“拖媳妇”的婚嫁习俗。彝族戈濮人崇尚婚恋自由,“拖媳妇”习俗一度被外界认为是一种野蛮的行为,是一种违背妇女意愿的强制性婚姻关系,其实不然,“拖媳妇”习俗恰恰反映了彝族戈濮人崇尚婚恋自由的观念。

      “拖媳妇”可分为几种不同的情况,一种是在彝族戈濮支系传统节日“布葛纳”(立秋节)上,无论平时是否相识,小伙子都可以邀约自己的同伴通过形式上的拖抢将心仪的姑娘及其同伴拖住不让她们回家,待天黑后在野外点起篝火边吃着烧洋芋边对着山歌,通过歌声来向自己心仪的姑娘表达倾慕之心,在对歌中试探对方是否有了意中人。如果姑娘对小伙子不中意或有意中人就会通过对歌婉言相拒,然后在天亮前跟同伴们一起返回家,小伙子也不可以再强行“拖”姑娘。如果姑娘接受了小伙子的情意,小伙子就会带着姑娘回自己的“矣嘚”(彝族未婚青年男女远离自家正房,单独一座小屋给年轻人睡觉谈恋爱的地方,有的地方称这种小屋为公房)同住一晚(和衣同床)作进一步交谈了解,第二天小伙子告诉父母自己“拖”到了一个心仪的姑娘,小伙子的父母就会备好烟、酒等礼物并请上一个能说会道的媒婆或者是姑娘家在本村的亲戚,由姑娘带着小伙子、小伙子的母亲以及媒婆到姑娘家提亲,确定一个日期结婚。现在,这种情况一般不多见,小伙子第一次“拖”自己心仪的女孩时最主要是为了向她表白,通过多次的“拖”,待俩人确定恋爱关系才会到女方家提亲。有的小伙子会在看上某一位姑娘后,就会去抢姑娘肩上的花背背或花挎包,若姑娘对小伙子有意,便会以要花背背为名跟小伙子走,进一步相互了解。若姑娘无意,就会抢夺自己的花背背。当场抢不回,几天后,小伙子便知姑娘无意,就将花背背送还姑娘。无论姑娘有意或是无意在争抢过程中都不免有些形式上的扭打,姑娘不论是矜持还是不愿意都会与小伙子进行一番抢夺。还有一种是恋爱的男女青年遭到女方家的反对后,男青年就会邀约男性亲朋好友在“布葛纳”上,也可以是赶集天或晚上到女青年的闺房中将女青年“拖”回家中,换上新娘装以及最具特色的代表已婚的红色镶蓝边的筒裙,彝语称为“禾苯”(未婚少女穿白色百褶裙)。在不通知女方家人的情况下,先在男方家举行婚礼;第二天男方组织娶亲队伍带上礼物跟着新郎、新娘返回女方家中,女方家看到木已成舟也就只好同意,用男方家带来的牛、羊、猪宴请近亲以示同意这门婚事。

   据彝学家考证,“拖媳妇”的前身实为抢婚;产生于彝族原始母系社会时期,最迟产生于父系社会初期。是彝族部落先民在族外婚制度下,施行的一种通过抢劫妇女而缔结的婚姻关系。一个氏族的男子,如果看中了另一个氏族中的女子,就联合本氏族内部的成年男子用武力将这名女子抢劫回来成婚。这一古老的婚俗虽已消失,但六哨地区彝族戈濮支系的婚俗中,却发展成为了“拖媳妇”这一独特的婚嫁习俗。包括在明媒正娶的婚嫁习俗中仍旧保留着象征性的抢婚习俗,婚礼的第一天在男方家举行拜堂,第二天带上牛马羊、烟酒等聘礼由媒人领着新郎、新娘及新郎的亲朋好友到女方家回亲,并在女方家住上一晚,第三天吃过早饭后新郎要将新娘一同接回家时,新娘的女伴便把新娘团团围住,不让新娘走,于是,迎亲的新郎和陪同前来娶亲的小伙子们,便只好将新娘“抢走”。康熙《寻甸州志》卷三载:“婚嫁多本族,以牛马作聘币,婚之日,率亲众讧于女家,抢而归”。道光《寻甸州志》卷二十四也记载了这一独特的婚嫁习俗:“婚姻惟其种类,以牛马为聘,及期,聚众讧于女家,夺其女而归”。这显然是抢婚形式的遗存。

   而“拖媳妇”习俗的由来在六哨地区一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寻甸相传,在风光旖旎的六哨地区有一个叫雨味(彝语,意为雨水、河流分流的地方)的小村庄,住着一位叫阿克的彝族年轻猎人。阿克是一个诚实善良的孤儿,他有一身好武艺,举弓能射落云端飞鸟,挥刀能斩断盘在树上的蟒蛇,他能降服脾气暴躁的野牛并将其驯化为“布葛纳”上战无不胜的斗牛。

    一天,阿克上山打猎,路过一个山谷时,看见一只猛虎正在扑向一群姑娘,猛虎连伤几人并扑向被围在中间的姑娘。阿克急忙搭上弓箭,瞄准猛虎,“嗖”的一箭射去,正中猛虎的眼睛,只见猛虎长啸一声,转身扑向阿克,阿克急忙丢掉弓箭,抽出腰间长刀,向右一个鲤鱼打滚避开猛虎的扑势,手起刀落将猛虎的头连着箭一块砍了下来。他刚一收刀,就急忙查看姑娘们是否被猛虎所伤,所幸没有大碍,只有几个姑娘受了点皮外伤。她们中穿着鲜艳的姑娘对着旁边的同伴说了些什么,同伴们于是叫阿克上前说话,阿克走近一看,衣着鲜艳的姑娘正是自己刚刚从虎口救下的,阿克被姑娘的美艳惊呆了,对她一见钟情。姑娘的同伴们告诉阿克,他刚刚救下了糯谷(今六哨糯谷)兹莫(彝族将自己的首领称作“兹莫”,而接受册封的“兹莫”即被认为是土司。)婆少务家的七公主阿曼香,想要什么报酬尽管开口。阿克什么都不要,只想要一个阿曼香公主绣的花挎包做留念。阿曼香公主被阿克的勇敢、善良与真诚所感动,叫同伴们告诉阿克自己愿将终身托付给他。还没等阿克从惊喜中回过神来,阿曼香公主就站在他面前红着脸,害羞地对阿克说:“她们讲的都是实话,蓝天可以作证,高山可以为凭。”阿克想到自己家境贫寒,推辞说:“我家里很穷,而且你是兹莫家的公主,我只是一个穷小子,怎么能配得上你呢?我不能连累公主。”阿曼香公主却说:“你有一颗白玉般的心,一双勤劳的手,贫穷又有哪样了不得呢?如果你真心喜欢我,门第、等级又算得了什么呢?”公主的话如一勺蜜糖灌进阿克嘴里,心里甜滋滋的。于是,他俩互换了定情信物,阿克将自己随身佩戴的匕首送给了阿曼香公主,阿曼香公主将自己亲手绣的花挎包送给了阿克。阿曼香公主告诉阿克等到合适的时机要他来糯谷向父王提亲。

    婆少务兹莫得知女儿遇险,虎口脱身,便令人给阿克捎去书信,要阿克到皇宫,自己要亲自酬谢恩人。阿克接到书信,一想到可以见到自己心爱的阿曼香公主,就马不停蹄地直奔糯谷,来到富丽堂皇的皇宫。婆少务兹莫见到年轻英俊的阿克,满心喜欢地感谢道:“勇敢的年轻人,你从虎口里救回了皇宫中的一颗明珠,我的金银堆得比雪山还要高,珠宝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任你挑选。”阿克回答:“天上的星星我最爱织女星,皇宫里的珍珠我最爱洁白无瑕的那一颗。”阿曼香公主接着说:“女儿是父王洁白无瑕的一颗掌上明珠。” 婆少务兹莫说:“父王手中的明珠要由父王定。”阿曼香公主回答:“好鞍要配在骏马身上,美丽的马樱花开在雄伟的峒莰(六哨地区最高的山)山上。” 婆少务兹莫笑道:“父王最珍贵的明珠自会配给女儿的有情人。” 阿曼香公主和阿克正高兴万分时,兹莫的大管家上前道:“兹莫家的明珠要配给高贵的人,打猎的穷小子怎么能配得上?”阿克道:“打猎的人有一颗勇敢善良的心,以及一身的武艺可以保护兹莫家的明珠。” 大管家道:“你能不能保护兹莫家的明珠不是你说了算,要有安邦定国的能力才行,你要是能击退入侵的呆咪(东川、会泽一带)兹莫家的军队才能说明你有这个能力。” 婆少务兹莫正为呆咪兹莫对期莫腾(今金源乡)的烧杀掳掠一筹莫展,也想检验阿克的的武艺和能力,就道:“你打退呆咪兹莫家的入侵,我就考虑你和公主的婚事。”

     阿克告别公主,带着几个同他一起长大的铁哥们一起和兹莫分派给他的军队向期莫腾出发迎击呆咪军队。大管家怕阿克顺利取得军功,派自己的心腹做副将,常常不服阿克的调动,延误了战机,被呆咪军赶到了核东(今甸沙海当)一带。将士们因阿克的一身武功、一腔正气、满腔热情而对他敬佩有加;同时,大家都想把入侵者赶出国门,早日回家,于是悄悄联合起来把副将给杀了。阿克因将士们的拥护掌握了全部兵权,当两军再次交战时,阿克命将士假败退兵,遍地撒起布帛金银,呆咪兵见了就停下观望不前,怕中埋伏,乱成一团。阿克这时指挥着军马,象排山倒海一样冲了回来,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呆咪主将被被阿克射中左眼坠马而亡,残军落荒逃走。呆咪兹莫听闻前线军队溃败,赶紧派使臣到糯谷请亲议和,将自己的小女儿嫁给婆少务兹莫的大王子,婆少务兹莫为了加固同盟,防止两家再相互打杀,把自己的三女儿嫁给呆咪大王子,以白河为界,各管地盘,各守边界。

    婆少务兹莫虽然对阿克非常满意,但他分封到各地的管家为了保证统治阶层高贵的血统,无视阿克的功劳,都纷纷反对兹莫将阿曼香公主嫁给阿克。大管家出尔反尔、百般阻挠,还提议兹莫将公主嫁给马嘎管家的大公子。兹莫为了保住得来不易的和平,同时为了防止各地管家的反叛,只得给了阿克一些钱财,找个借口把阿克打发回去。

     阿克回到家后,公主的侍女带来公主的口信,两人约定在明年的“布葛纳”上一起私奔。阿克加紧训练自己从野外逮回的野牛,使它成为战无不胜的斗牛,从而在“布葛纳”上吸引兹莫的兵丁和管家们的注意力,为自己和公主私奔创造条件。阿曼香公主和她的侍女们则赶制了许多漂亮的花背背,自己还悄悄的做了一条“禾苯”。到了“布葛纳”的那一天,所有彝民都换上盛装来庆祝节日,斗牛、斗羊、赛马、射箭、摔跤、对山歌等等,到处热闹非凡。阿克和他的铁哥们们带着驯化的野牛来到庆祝节日的秋场上,很快,他的斗牛因为所向无敌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前来观看斗牛,阿克趁机悄悄的溜出斗牛场去寻找阿曼香公主。公主和他的侍女们穿着赶制的花背背也来到了约定好的地方,阿克通过自己送给公主的匕首从人群中认出了公主,正当他们准备走的时候被兹莫的大管家发现了他们,就命令兵将们追捕阿克。兵将们都是和阿克一起抗击呆咪入侵的手足,非但没有抓阿克反而还帮助阿克和公主一起跑到雨味。公主的姑姑飞扑务找寻公主来到雨味,看到公主和阿克对彼此的忠贞,就劝说公主私奔也不是个办法,还不如先结婚再回糯谷请求兹莫的谅解。乡邻们听说抗敌英雄带回了他心爱的阿曼香公主,都纷纷带着礼物来看望他们,也要求他们就此结为夫妻。于是公主换上了自己亲手做的“禾苯”,在乡亲们的祝福下举行了婚礼。

      第二天,正当管家们叫嚷着要如何剿灭叛逆的阿克时,阿克带着公主来到了糯谷皇宫。婆少务兹莫早已听妹妹说女儿和阿克结了婚,为了女儿的幸福,本来就欣赏阿克的兹莫力排众议,先封阿克做了雨味的管家,因他抗敌有功,对他抢公主的事就功过相抵,不再追究。即日起在皇宫举行隆重的婚礼,婚礼一共持续了三天三夜。后来,兹莫罢免了大管家的职务,重新找了一个能力出众的人来帮助他治理国家。

      阿克与阿曼香公主结为夫妻后,两人心心相印,互敬互爱,日子过得象盛开的马樱花。彝族村寨也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他们的爱情故事在彝族戈濮人中广为流传,人们都赞叹阿克的勇敢。以前都是兹莫、管家、头人家抢平民百姓、穷人家的女儿,现在穷小子竟然抢了兹莫家的公主做媳妇,被他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行为所感动,也被阿曼香公主不嫌贫爱富,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坚定所感动。自由恋爱的观念从此根植在每个戈濮人的心中,恋爱中的男女遭到女方家反对的时候,勇敢的小伙子们就会效仿阿克将自己心爱的姑娘抢回家里完婚,女方父母在女儿做出这样的选择后也就不再反对他们,会同意并祝福女儿的选择。


友情链接:   彝族头条号  百度彝族吧  彝学研究网